海都市,马之传奇

BROUGH SCOTT
海都市和她的珍贵传承

2009年3月3日,星期三,午后时分。在都柏林﹝Dublin﹞西南30英里外、基尔代尔﹝Kildare﹞古老城镇附近的爱尔兰国家育马场,海都市誔下了她与种马“志气高”﹝Invincible Spirit﹞的后代:一匹枣红色的小雄马。分娩后的海都市随即站起来,用舌头清理宝宝身上的污垢。小马健康活泼,但海都市却不 – 几分钟过后,20岁的她终结了自己传奇的一生。但不到7个月,她3岁的儿子海都之星却确立了母亲不朽的地位。海都市和她子嗣的故事,见证着纯种赛马的特殊素质和卓越成就,以及它们如何影响着千千万万的人们。

无论是马房职员,或是数百万报章读者及观看电视直播的观众,都在为之惊叹。

早在1993年,海都市就在欧洲最盛大的赛事─凯旋门大赛中一鸣惊人;但真正确立她的独特地位的,却是自己后代的骄人成就。海都市至少有四名子嗣在一级赛中取得佳绩;“天文学家”﹝Galileo﹞在英国叶森及爱尔兰打吡中夺冠,似乎已是无可比拟的成就;然而,战绩彪炳的“海都之星”在2009年10月4日却能再闯高峰,在凯旋门大赛中获胜,成就了史无前例的佳绩。生于爱尔兰国家马场的他,目前在相距其出生地约5英里、阿加汗旗下的著名Gilltown育马场配种。

海都之星的同母异父兄弟天文学家早已成为一匹出色种马。海都市将自此名垂千古。1989年2月18日,她生于巴黎﹝并非法国首都﹞西面的Denali育马场,此小镇位于素有“蓝茵”美誉的美国育马之乡肯塔基州。海都市是匹栗色马,额头点缀着一颗白色小星。她的父系Miswaki在法国早有名气,母系Allegretta则来自德国,由著名Gestut Schlenderhahn育马场的一个家庭所拥有。她在英国马坛颇负盛名,后来被出售至美国。

到达美国后,她于1984年的坚兰﹝Keeneland﹞十一月拍卖会中遇上杰出的Michel Henochsberg教授。他不但是巴黎大学的经济科教授 ,更是精明过人的纯种马育马者,名声跨越大西洋两岸。他与Marc de Chambure拥有一间育马公司Marystead Farm,而他代表公司以55,000美元收购Allegretta的决定,成了他一生最明智的选择。

成就卓越的母马Allegretta不只誔下海都市,还有光芒四射的二千坚尼盟主King's Best,以及一级赛冠军兼法国打吡英雄“安柏怨曲”﹝Anaabaa Blue﹞的母亲Allez Les Trois。为了配合国际化的血统世界,Allegretta的栗色小雌马断奶不久,便于秋季越洋过海至法国诺曼底﹝Normandy﹞,在Marc de Chambure旗下著名的Haras d’Etreham育马场成长。离那里数英哩的奥马哈海滩﹝Omaha Beach﹞,正是联军于1944年6月6日进行登陆抢攻的重要据点之一。

就在这里,1990年的夏天,李思博将要与改写他一生的赛驹会面。来自波尔多﹝Bordeaux﹞南部Les Landes地区的他,是一名医生的儿子,为了成为练马师而放弃一切。他曾于法国不同地区工作,到达巴黎以北40公里、香蒂利的高级练马场后,事业才发展至巅峰。他的名声甚至吸引了一位日本富商的注意,并获其重用寻找顶级佳驷。那匹由Miswaki所生的栗色小雌马,就是Haras d’Etreham送到8月份多维尔周岁马拍卖会的其中一匹周岁马。李思博就是在此对她一见钟情的。

他回忆道:“在牧场相遇之时,我立刻钟情于她。由于那位日本顾客对我信任有加,我十分有把握能购入这匹佳驷。她虽非貌若天仙,但体格强健,而我确实喜欢她的神态和眼神。”收购完毕,这匹小雌马被带往位于香蒂利森林南端Lamorlaye的李思博马房。严冬过后,她仍旧健康活泼,但其顾客的事业却受到重创。除非神迹出现,否则李思博将在3月份把他的22匹赛驹,包括“海都市”,都送到拍卖会上出售。

终于粉墨登场的崔太,来得正合时宜。创业生涯的初期,她活跃于市场营销及高级时装界,所以对巴黎十分熟悉。在中国开设了一间重点电子厂后,崔太于1986年移居法国首都,成为中国航天﹝China Aerospace﹞旗下China Cheers的行政总裁。李思博说:「我和友人一起约见她,然后向她讲解自己的处境,她随即承诺提供协助。她们一家实在给我莫大的帮助。

这家人其中一个成员当时只得10岁。在李思博马房,他学会了策骑一匹温驯的老马,他们称之为“Boulou”。随着海都市竞赛生涯的发展,这家人越发热衷赛马。家亮仍记得:“这是一段美妙的时光,对妈妈而言尤甚。对赛马一无所知的她,博览群书,转眼间成了赛马专家。她非常喜欢中国历史,而马匹在中国历朝历代都异常重要。赛马──充满历史、魅力和气派的活动,迅速地成为母亲的热情,她亦深爱着海都市。

在法国居住期间,她总爱于周末探访“海都市”,每星期如是。”值得高兴的是,李思博很快便找到与这匹小雌马意气相投的骑师。他记得:““海都市”2岁时,训练并不严格,因为她仍未准备好,而且她的球节有点小毛病。但在奔驰方面则不成问题。在Evry的赛事中,她跑获第3名,然后在Maisons Laffitte夺得冠军。可见3岁的她将会带给我们一些惊喜。”

这句话即将兑现,但过程可谓一波三折。公开赛开始不久,海都市的骑师不幸堕马。不过,在隆尚马场经过一轮热身后,局势开始扭转。那个5月份,她前往杜塞尔多夫﹝Dusseldorf﹞出战Arag Preis大赛﹝德国一千坚尼﹞,但不幸地只拿了季军。当时,策骑她的正是天文学家和海都之星的终生骑师靳能﹝Michael Kinane﹞。虽然他自此再没有策骑海都市,但她仍能功就名成。

5月底,她于隆尚胜出一场表列赛;6月,她在香蒂利举行的Prix de Diane﹝法国橡树大赛﹞夺魁;7月,她在Evry的赛事中仅仅落败;到了8月,她在多维尔举行的重点赛事Piaget d’Or中胜出。

具备国际视野的崔太,和满怀雄心壮志的李思博,眼光绝不会局限于法国。于是,继夺得隆尚的红宝锦标﹝Prix Vermeille﹞季军后,接下来的13场赛事中,有6场都在海外举行。1992年10月,她前往加拿大多伦多的活拜﹝Woodbine﹞马场,在戴莱锦标﹝EP Taylor Stakes﹞中勇夺亚军。1993年4月,她胜出法国圣格卢﹝Saint Cloud﹞的埃克斯百里锦标﹝Prix Exbury﹞,可谓凯旋而归。

一个月后,她赴英参加5月份在皇家雅士谷举行的韦尔斯亲王锦标﹝Prince of Wales Stakes﹞,并夺得亚军。其后,是她的三连胜黄金时代,第一站是昂热﹝Angers﹞,然后是多维尔,最后是隆尚的凯旋门大赛。接着她长途跋涉地前往东京,参加于11月举行的日本杯﹝Japan Cup﹞。对一匹5岁马而言,在球节负伤的情况下仍能继续出赛,充份显示了海都市的非凡气质和坚毅精神。

在最后的赛季,她首次胜出著名的夏葛特锦标﹝Prix d'Harcourt﹞,然后夺得一级赛根利锦标﹝Prix Ganay﹞季军。竞赛生涯完结前,她回到英国出战在叶森打吡赛场举行的加冕杯﹝Coronation Cup﹞,并仅仅屈居第4名。出道至今,海都市于4个赛季内取得22战8胜7位的佳绩,当中包括凯旋门大赛这项最高殊荣,赢取奬金超过一百七十万元。

海都市的竞赛生涯为她身边的团队带来无比的欢乐和意义,远超其所想所求。只是,要让她的配种生涯绽放同等光彩,谈何容易?更不用说要再创高峰了。但海都市直截了当地显示她的潜能。她与法国打吡冠军Bering生下小雄马Urban Ocean。这匹以崔家彩衣出战的赛驹,于首场在爱尔兰奈斯﹝Naas﹞举行的赛事中胜出,然后14战3胜,包括在却拉﹝Curragh﹞马场举行的三级赛加连奴锦标﹝Gallinule Stakes﹞。及后,她在爱尔兰打吡中败给“望族”﹝Montjeu﹞,获得第6名。

这只是个开始而已。海都市接着为英国打吡及凯旋门大赛盟主“临泰来”﹝Lammtarra﹞誔下小雌马“Melikah”。这匹在多维尔周岁马拍卖会以一千万法郎售出的周岁马,代表迪拜酋长穆罕默德﹝Sheikh Mohammed﹞的高多芬﹝Godolphin﹞马房胜出首场赛事,然后在叶森橡树大赛中夺得季军。然而,优异的“Melikah”仍未能与其冠军马兄弟相比。转眼间,海都市便为古摩亚的冠军种马“鞍匠井”﹝Sadler’s Wells﹞誔下她的传奇子嗣“天文学家”。他不单是两项打吡盟主,更成为一匹冠军种马,其子“新路向”﹝New Approach﹞更于2008年胜出叶森打吡大赛。

一如所料,海都市再接再厉,两度为“鞍匠井”誔下名驹,包括一级赛冠军“海盗王子”﹝Black Sam Bellamy﹞,他于2002年在米兰举行的意大利马会金杯﹝Gran Premio del Jockey Club﹞夺魁;另一匹是All Too Beautiful,她于2004年叶森橡树大赛中跑获亚军。然而,海都市接下来的成就更为举世瞩目,移居至爱尔兰国家育马场的她,于2002年为“巨人长堤”﹝Giant’s Causeway﹞誔下一匹栗色小雌马。同年12月,这匹雌马于新市场﹝Newmarket﹞举行的Tattersalls拍卖会中以破世界纪录的高价一百八十万英镑售出,缔造历史。

这匹小雌马原来实力不弱。名为“心中台风”﹝My Typhoon﹞的她长驻美国,由练马师莫特﹝Bill Mott﹞一手栽培,曾上阵19次,9次夺得冠军,包括色拉托加﹝Saratoga﹞马场举行的一级赛黛安娜锦标﹝Diana Stakes﹞。她的另一名姊妹是Green Desert的Cherry Hinton,生于2004年,在“海都之星”之前,亦是不可轻看的名驹,曾于三级赛勇夺亚军,并在2007年叶森橡树大赛中仅败于“Light Shift”。所以,当海都市与“十字湾角”﹝Cape Cross﹞重达64公斤的儿子在2006年4月6日出生时,崔太绝对可将他送到拍卖会,届时必有买主为了得到他,即使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。

但她自己、家人和好友心中都怀着更远大的目标。他们选择十字湾角,皆因他的小雌马“占卜”﹝Ouija Board﹞在橡树大赛及育马者杯﹝Breeders’ Cup﹞中扣人心弦的表现。那种无可匹敌的实力,驱使他们深信,“海都之星”将成为新一代的皇者。

这匹硕大、俊美但外表瘦削的小雄马将于岳斯的却拉﹝Currabeg﹞马房渡过其竞赛生涯,这里位于基尔代尔镇的另一边,在却拉练马场的南端。爱尔兰国家育马场的行政总裁John Clarke将成为崔太的咨询人,李思博则愿意在赛事期间提供协助。而海都之星不单会在世人面前歌颂母亲的传奇故事,更会以其骄人成就尊荣我们所惦念的两位挚爱友人。

在法国光芒四射的“海都市”,一直由李思博的幼子Clement策骑,这位知己陪伴她进行训练,甚至出战加拿大、英国、香港、美国及日本等地。1997年,Clement在香蒂利踏单车时发生意外,英年早逝。在爱尔兰参与育马的崔太,为了增加纯种母马的数量而对Brian Grassick越来越倚重,并将更多的母马安置在他那靠近基尔代尔的Newtown育马场。可是,2009年1月7日,Brian Grassick因癌症逝世。

这个夏季,当“海都之星”攀登事业高峰之时,外人多次指出他身边的团队是多么的激动。他们看见的,不单是赞叹伟大成就的脸孔,也是感慨生命短暂的愁容。2009年3月3日,“海都市”亦离开世界了。“海都之星”不但为她,也为其他已离世的挚友建立了永垂不朽的珍贵传承。

一切始于肯塔基州的巴黎和一连串跨国界的巧合安排,让小“海都市”走进这个对她珍而重之的家庭。家亮说:““海都市”的竞赛生涯带给我们一家极大的欢乐。虽然母亲对育马事业并无任何经验,但她仍坚信海都市能成为全世界最优秀的母马。结果有目共睹,她是对的。”

后记

“海都之星”于10月29日﹝星期四﹞的旅程并不遥远。从岳斯马房向东走,跨越却拉平原至Kilcullen附近的阿加汗Gilltown马房,需时少于30分钟。但他踏上的却是永无尽头的种马之旅,成功的话,他将成为世纪传奇的泉源。

他所抵达的,正是别具历史意义和发展价值之地。在Gilltown的土地上,有一座源自30个世纪前新石器时代的城堡。曾拥有这座城堡的包括伦斯特国王﹝King of Leinster﹞、熙笃修会﹝Cistercian Order﹞、亨利八世﹝Henry VIII﹞和英国贵族。现在,它已成为阿加汗旗下育马场的核心部份,他将在此建立全球最为庞大的私人育马及赛马组织。

“海都之星”将与阿加汗的两名冠军马结伴同行。包括高大的枣色马“爱甚么”﹝Azamour﹞,他曾于2004至05年间赢得爱尔兰冠军锦标和英皇乔治六世及女皇伊利沙伯锦标;另外是优雅的银灰色马“带来吉利”﹝Dalakhani﹞,他曾于耀眼的2003年赛季勇夺法国打吡﹝Prix de Jockey Club﹞和凯旋门大赛冠军。

他亦会亲眼目睹两匹前冠军马的雕塑。一匹是于2000年成为叶森打吡及凯旋门大赛盟主的“先力达”﹝Sinndar﹞,除了海都之星,她就是近代唯一能成为这两项大赛冠军的赛驹。另一匹是于1981年以10个马位之差赢得打吡大赛冠军、技惊四座的“识价”﹝Shergar﹞。无可置疑,“海都之星”的雕塑绝对能立足于这两位皇者面前,但他和拥护者现在所追求的,不是铜像,而是有血有肉的子嗣。“海都之星”已缔造历史,但新时代将于Gilltown誔生。




 
免责声明 | -
Follow us on Instagram  Follow us on Twitter